拼多多VS淘宝:“盗店”还是“二选一”?

日期:2019-04-16 19:18

  拿着这些截图,拼多多已经明确地将这一剧情定义为“二选一”。

  作为吃瓜群众,我们无法判断这些电商平台是否明确发出过“二选一”的指示,或者“盗店”的现象是否存在。但可以确定的是,对商家资源的争夺已经成为了平台身上的显性基因。

  拼多多小二“PDD乐福”凌晨发文回应称,这个拼多多店铺中的打七折在售商品皆是“正品促销”,并指出赵大喜这篇文章是“被迫发出”。文中,拼多多则称这家店为赵大喜的经销商“代运营”,并指出这家店铺和其全网最大的店铺是一盘货,发货地址也是同一个地址,并配上物流信息图片作为证据。

  他认为,从上文中的截图来看,如果发货地址一样,则可以作为推定是正品同一来源的初步证明,理论上可以有反证来推翻,但是在没有其它证据的情况下,从常理判断,产品可能是来自同一家企业。“二选一”的事实成立概率也很高。

  网友们已经开始了站队。有人认为这次是淘宝躺枪,但也有人说:“我遇到的品牌商家都说阿里小二要求他们退出拼多多,会通过流量补偿他们退出拼多多的损失。”

  但是,在平台资源竞夺的裹挟下,那些需要靠平台流量的大小商家所处的位置,恐怕才是“生”与“死”的临界。“我命由平台而不由我”——对这部分商家来说,能对店铺的曝光和销量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是平台而不是自己。

没有对错,只有生死?

剧情得以反转了吗?

  知名的头部品牌商家自带流量和话语权,在某种程度上入驻的门槛自然可以放低很多,他们往往不需要在平台间做出类似“二选一”的选择,就可以穿梭在各家平台之间游刃有余。

  没有平台肯承认这样的事实:拼多多的迅猛发展让老一辈的电商平台们如临大敌。早期还喊着“用户重合度不高”的双方,早已经置身同一个赛场。

  关于电商平台间的竞争,今年开始实行的《电商法》已经给出了一些说法——

  4月2日,淘宝网红店主赵大喜在微博发文《请停止你们的盗窃行为!》,指控拼多多上冠以自己名号的“大喜服饰旗舰店”是假的,该店卖出的衣服也是假冒伪劣。

  谁给的流量和资源多,谁能为自己带来更多的销量,商家就会选择哪个平台,并且自觉遵守这个平台的一系列硬性和软性要求。

  而对于网络上其他商家投诉的“盗店”行为,林华认为都是独立的个案,互相之间并不影响。他说:“对‘盗店’现象,首先应该追究店家的责任,然后看平台有没有尽审核义务。”而冒名的侵权,用版权、商标、不正当竞争等理由都可以由法律主张。

  赵大喜的情况不是个例。

  总之,围绕着那个叫“利益”的东西,衍生出的品牌和经销商、平台与平台之间的对决,才是这场悬案中真正值得讨论的主题。

  敢问当下电商平台之间的故事还能有多精彩?

  “你是全网头部红人大商家,但依然没有实力去拒绝强大平台强加于你的这一场‘选战’,平台垄断下竞争的残酷性,使得品牌商们的生意越做越艰难。我们理解你的身不由己,也想对‘写剧本’的人说一句:请停止对品牌商的逼迫,对拼多多的污蔑。”

  据了解,淘宝从去年就陆续收到过一些店铺的投诉,有一大批的淘宝店铺被“盗店”到了拼多多,淘宝表示之前“没有足够重视这件事情”。

  “入驻拼多多的店铺都必须是证照齐全的,这些经销商在申请入驻的时候,资质都是没有问题的。赵大喜和经销商有着合作,他们应该默认都是知道(经销商在拼多多上开店)的,如果不知道的话,货肯定是不可能就这么发出来。”拼多多方面这样说。

  林华举例称:“平台为一家品牌提供定制扶持,条件是品牌只在这家平台运营,这也是很正常的。但如果平台没有额外付出,却要求自己平台上的所有企业都不能在竞品上运营,这就是涉嫌滥用权利了。”

  虎嗅在2017年就有过分析,在投入成本和预算有限的情况下,对促销投入资源多少的软性“二选一”其实难以避免。尤其是在年中、年终的电商大促上,对品牌主而言,广告预算的集中分配与花销,在哪个平台打折、抵扣、返券……都只是形式,长尾效果才是权衡向哪家平台电商倾斜资源的重要依据。

“二选一”的大戏又来了?

  “从店名到图片到商品到文案,完全拷贝,简直是平行宇宙里的另一家‘大喜自制’。甚至连拼多多官方活动,主图里也拿我的照片宣传这家店。所以,他们偷完我的图片,现在开始偷我的店铺了吗?”赵大喜本人在微博上控诉道。

  目前,对于这件事,淘宝还没有给出公开的官方回应口径,赵大喜方面也称自己在国外不方便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