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大厂集体卡位折叠屏但它距离我们依旧遥远

日期:2019-04-15 12:00

依照目前可量产折叠手机或概念机的实现形态来看,折叠方式有内折、外折、双折叠、向下折四种。华为Mate X的外折能够实现折叠屏幕完全贴合,三星Galaxy Fold内折后由于铰链的存在,屏幕之间会留有空隙。

此前,作为移动通信领域技术前瞻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WC)上,“5G”“折叠屏”成为今年展会的两大关键词。其中折叠屏最为引人关注,三星和华为的折叠屏手机先后亮相,引发会场内外的热议。

北京时间2月21日凌晨,三星在旧金山的年度旗舰发布会上,发布了其首款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手机采用的是向内折叠的方式,搭载7.3英寸可折叠OLED显示屏,折叠以后手机尺寸为4.6英寸。

(责编:易潇、杨波)

各大厂商加入“折叠”赛道

可以预见的是,去年还在鏖战全面屏的手机厂商,今年将迎来一场“折叠”卡位战。至此,高喊了几年口号的折叠屏手机由概念开始变为现实。

OPPO副总裁、中国大陆事业部总裁沈义人曾在采访中直言,目前折叠手机是“为了折叠而折叠”“并没有达到一个成熟商业化产品的价值”。但是,随着关于“折叠”的讨论愈加热烈,沈义人也在微博公布OPPO折叠屏手机样机,并附文称,“人足够多的话可以考虑是否要量产。”

小米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曾表示,折叠屏手机的电池小得可怜,几折后空间都被占用了。

维信诺公司副总裁黄秀颀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以双折叠手机设计为例,其结层结构与单折是不同的,无论是薄膜本身还是各层结构之间,包括膜层的设计,模组结构的应力管控等,都与单折不同;单纯考虑屏的部分可能比较容易解决,但是从整机的设计来讲,差别就比较大。

折叠屏手机作为新型消费电子产品走向市场,第一步是要具备相对完善的市场成熟度,要解决的核心难题在于屏幕本身和铰链技术。

消费电子产业观察家梁振鹏认为,折叠屏的核心价值就是在有限的携带空间提升屏幕效率和提供区别化的用户体验。

四天后,华为旗下首款商用5G折叠屏手机Mate X亮相MWC 2019,同时华为给折叠智能手机拟定的时间表为6月底上市。

对此,李怀斌分析认为,“5G应用后功耗必然增大,并且5G时代还会有新的应用内容产生,折叠屏手机的电池续航能力有待各家厂商去解决。”

同时作为屏幕生产商和手机厂商的三星,在这轮竞争中占据一定优势。早在2011年,三星就开始布局柔性显示生产线。在中国,屏幕供应商京东方、深天马、维信诺等也陆续发力柔性显示领域。

三星方面表示已经做好量产准备,首批上市时间预计在今年4月26日,预计出货量为100万台。

尽管在MWC 2019上,三星和华为的折叠屏手机都还置于玻璃罩中,只可远观,但是场外关于折叠屏手机的讨论进行得异常激烈。

在MWC 2019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质疑说,所谓折叠屏手机是锁在玻璃柜中的“PPT产品”。“三年前联想在Tech World就展示了折叠屏概念机,今年各家厂商发布的折叠屏产品并没有超出当时的技术范畴。”

3月20日,TCL集团透露旗下TCL通讯的折叠屏手机计划,预计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折叠屏手机,主要针对海外市场。值得注意的是,TCL集团折叠终端的屏幕主要由旗下屏幕厂商华星光电提供。早在MWC 2019上,TCL集团就专门设置展台,展示华星光电的柔性显示技术及概念终端。

此外,折叠屏手机高昂定价可能成为掣肘消费者换机需求的重要因素。三星的Galaxy Fold的定价1980美元(约合人民币13300元)。而“没有最贵、只有更贵”的华为直接将价格托高至2600美元(约合人民币17500元)。

这使得业内普遍不看好折叠屏手机的走量。美国Today-SurveyMonkey调查显示,消费者已经不愿意为新手机支付超过1000美元。同时另有研究结果表明,消费者正在延长更换手机的时间,而且不准备像以往跟随手机厂商发布周期而升级设备。

早在2018年10月31日,柔宇科技抢先推出了“柔派手机(FlexPai)”,核心卖点是“全球首款可折叠柔性屏手机”。

华为方面则表示,Mate X是量产机,不是概念机,余承东近日向媒体确认上市时间在今年6月。

小米遭遇呛声后,其公关部对外发声回击柔宇,对研发技术进行解释。小米产品管理总监宋嘉宁表示,小米正在尝试各种不同的可折叠概念,折叠屏手机会等技术成熟后再发布。

在今年的IT领袖峰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首席执行官余承东向马化腾“推销”起华为首款折叠手机,并再度谈及折叠手机冲击市场的关键问题——5G应用、价格、续航能力等。